美国降低核武器使用门槛,“新冷战”恐难以避免-降头是真的吗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美国降低核武器使用门槛,“新冷战”恐难以避免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6日 11:13:21

美国降低核武器使用门槛,“新冷战”恐难以避免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18期

特朗普曾明确表示,在达成新的军控协议前,美国“唯一的办法就是打造全世界最强大的核力量”。

拉梅什·塔库尔指出,美国已经开始扩大核武器库,并且在更多情况下将核武器作为外交施压的工具。美国推进减少核武器种类的努力也已经逆转,正计划增加两种新型核武器,分别是低当量的“三叉戟”II型弹道导弹弹头和新式潜射核弹头巡航导弹。

2019年12月12日,美国又进行了一次陆基中程弹道导弹的试射活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次日表示,美国退约早有预谋,真实目的是通过“自我松绑”放手发展先进导弹,谋求单方面军事优势。

当月,美军还利用计算机模拟了一场核打击演习。模拟场景为俄罗斯用低当量弹头对欧洲进行核打击,随后美军进行核反击,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亲自参与了演习决策。美国《国防》杂志分析,虽然美国军方经常举行演习来演练核战争的机制,但五角大楼的高级官员很少描述演习的结果,国防部长也很少参与其中。

对于目前形成的新军备竞赛的趋势,弗兰克·冯希珀尔担心,新冷战恐怕难以避免,美国在处理俄罗斯和中国的问题上都陷入了这种境地。“我希望明年1月我们会有一位新总统,但愿到时候扭转这一局面不会太迟”。

“美国正在视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梅什·塔库尔认为,特朗普极力要把中国拉入美俄的军控谈判中。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克劳福德学院核不扩散和裁军中心主任拉梅什·塔库尔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意味着美国已经降低了核武器使用门槛,“什么情况下可以使用核武器”的理由和条件都已经放宽。

退出《中导条约》两周后,美国五角大楼就宣布对一种型号的导弹进行了测试。在过去30年间,基于《中导条约》,该型号导弹被禁用。

对比2010年的旧版,2018版《核态势评估报告》将俄罗斯和中国列为主要核威胁。报告称“中国在数量及质量上不断提升其核力量,并强化防护能力”,为了保持对俄罗斯、中国的核优势,美国“必须具备充足的设计、研发及生产能力,以维护并更新其核武库”。

核军备竞赛并不仅仅限于美俄。汤姆·绍尔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伊朗也许会成为下一个拥核国家,紧随其后的将是中东地区的核军备竞赛,涉及国家包括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可能还有埃及。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美方测试的是一种改进的陆基式海军战斧巡航导弹,常规配置是不配备核武器,导弹飞行超过500公里后精准击中目标。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回应说,这表明美国国防部实际上早就在秘密开发被禁的武器装备,否则不可能在短短几周时间内就准备好展开导弹测试。

弗兰克·冯希珀尔并不认为特朗普有什么战略概念,“他嫉妒奥巴马总统受到的高度重视,并希望表现得更加成功。即便无法获得长远利益,他也要创造条件显得自己很成功,而这正是他几无所成的原因。”

核军控“松绑”下的新冷战阴影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5月14日表示,俄罗斯反对美国将中国加入《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问题与有关该条约的谈判强制捆绑在一起,这会使续约问题悬而不决。

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波利国际研究所教授史蒂文·皮斐尔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全球在核军备和核军控上的处境正在恶化,美国正在进行主要战略核力量的现代化进程,俄罗斯已经完成了战略武器现代化计划的70%。大部分计划是正常的老旧系统更新换代,但有一些计划令人担忧。

白宫随后发表声明说,特朗普总统重申,美国致力于有效的军备控制,不仅包括俄罗斯,还包括中国,并期待未来的讨论,以避免代价高昂的军备竞赛。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也曾表示,美国正在试图模糊非战略核武器与战略核武器之间的界限,这可能导致核冲突威胁的增加。美国任何使用潜艇发起弹道导弹的攻击,无论其装备的特征如何,俄方都将视为使用核武器攻击。

据《纽约时报》报道,自近60年前艾森豪威尔谈到军工复合体影响这个概念开始,美国的军费开支就像航空母舰一样庞大。现在美国的军费开支每年都在7000亿美元左右,大约是联邦预算的六分之一,占通用动力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和雷神公司等军工巨头的年销售额的很大一部分。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前研究员、比利时安特卫普大学教授汤姆·绍尔对此感到很忧心:“如果New START未能延长,世界将完全没有任何双边军控协定,也将因此没有核查。这将使我们一夜回到50年前的上世纪70年代,而现在地球上的核武器数量已然是14000枚左右。”

此外,俄罗斯新一代RS-28“萨尔玛特”洲际弹道导弹将替代R-36M“部队长官”洲际导弹进入战备执勤,首批系列“萨尔玛特”将于2021年列装俄罗斯战略火箭部队。“萨尔玛特”洲际导弹可最少装备10个核弹头,各带自己的制导系统,每个功率为800千吨当量。

美国两大政党都支持大幅增加军费开支,但也有所不同。奥巴马执政期间,国防战略主要集中在恐怖主义上,因此并不需要很多新武器;特朗普一上台,就将中国作为主要目标。

2018年,美国政府曾出台《核态势评估报告》,明确提出美军应相应提高战术核武器的多样性以及灵活性,可以使用低当量核武器来应对“重大的非核战略攻击”,以避免美国在使用高当量核武器来应对“低级别”冲突时会犹豫不决。研发低当量核武器“有助于确保潜在的对手在有限的核升级中看不到任何可能的优势,从而降低使用核武的可能性”。

吴日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国的核弹头数量是三位数,与美俄相比有数量级的差距。对于可能发生的军备竞赛,中国应保持一贯的立场,也就是核武器是纸老虎的判断仍然成立,“我就这些就够,随便你们折腾”。对于数量上的不对称,中国大可以不予理会,只要中国保持核报复能力,美国在数量上的优势并不会给美国带来额外的权力,也不会损害中国的安全。

2020年2月4日,美国国防部证实,美国海军已在“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上配备W76-2低当量核弹头,以增强美国的威慑力。据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网站的消息,W76-2核弹头的爆炸当量约为5000吨。去年年底开始在大西洋战备巡航的美海军“田纳西”号战略核潜艇上,少部分“三叉戟”潜射弹道导弹已配备W76-2低当量核弹头。这是新一代战术核武器在美国海军中第一次正式服役。

不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此后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无意参加三边军控谈判。作为世界上拥有最大核武库的国家,美国和俄罗斯应切实履行核裁军特殊、优先责任,实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延期,并进一步大幅削减核武库,为其他核武器国家加入多边核裁军谈判创造条件。

对此,中国国防部回应,该报告“妄加揣测中国发展意图,渲染中国核力量威胁”。中国在核武器发展方面始终采取极为克制的态度,始终把自身核力量维持在国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

按照计划,美国陆军很快着手部署装备大批陆基巡航导弹和陆基中程弹道导弹,并试图将这些导弹部署到盟国境内,包括欧洲、亚太等地。此外,美国也在试图将低当量核弹头安装到各类中远程导弹上。

“新冷战”恐难以避免特朗普政府2018年发布的《核态势评估报告》,是美国未来几年核政策、核力量发展、运用以及核战略的规划性文件。在美联社看来,相较于2010年奥巴马政府发布的版本,特朗普政府想要扭转冷战后核武器在美国国防战略中作用逐渐减小的趋势,扩大核武器的战略地位,并基于此大力扩充核武库。

“特朗普的特别之处在于,他确实是第一个公开宣称美国优先的人,而且这样说他并不感到羞耻。”汤姆·绍尔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人民大学战略武器与军控问题专家吴日强认为,特朗普多次说要拉中国“入局”,其实只是借口。“特朗普很明白要把中国拉进去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个做法就是不想续约的意思”。

汤姆·绍尔则认为,不能把一切都归咎于特朗普,长久以来美国其实一直试图获取核力量上的“最强势”。这一目标背后的驱动力是包括核武器制造商在内的庞大军工复合体。这个集团要不断寻找资金,扩大业务,“是他们叫嚣着要通过技术领先实现核武霸权,好为前者寻找合法理由”。

5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通电话时讨论了全球安全和军控等问题。特朗普表示,目前正是开展美俄两国合作的最佳时机。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今年春季,俄罗斯“戈尔什克夫元帅”号新式护卫舰测试了“锆石”前景反舰导弹。这种导弹具有高超音速和面对反导系统的耐攻击力,以及巨大的攻击潜力。俄罗斯计划在“哈士奇”五代多目标核潜艇上列装这套新式攻击系统,其太平洋舰队的115型“沙波什尼科夫元帅”号大型反潜舰和949A型“伊尔库茨克”号多目标核潜艇,也将列装这种最新式高超音速武器。

根据美国国防部发布的报告,2021财年美国国防预算申请总额为7405亿美元,较2020财年增长0.3%,其中289亿美元用于核武现代化。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静发于2020.5.25总第948期《中国新闻周刊》

美国降低核武器使用门槛,“新冷战”恐难以避免

而在美国发力扩充和升级核军备的同时,俄罗斯尽管面临着国内经济衰退,也加紧进行核武器研发并进行更新换代。

事实上,中国的核弹头数量远低于美国和俄罗斯。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2019年公布的数据,俄罗斯持有核弹头6500枚,美国持有核弹头6185枚,两国拥有的核弹头占全球90%以上。

去年8月,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后,将于明年2月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美俄之间仅存的重要双边核裁军安排。这项条约限制美国和俄罗斯部署的核弹头不超过1550枚,并限制了运载核弹头的陆基、潜基导弹和轰炸机数量。

核军控处境正在恶化《中导条约》全称《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规定美俄两国不再保有、生产或试验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

前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助理主任、普林斯顿大学核物理与安全问题专家弗兰克·冯希珀尔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目前为特朗普提供咨询的人似乎已经决定,不会同意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期限。

就在确认装备低当量导弹的第二天,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2月5日发布消息称,当天美国空军成功发射了一枚“民兵-3”型洲际弹道导弹。“民兵”系列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最初是在冷战时期用于对苏联实施核遏制。目前,“民兵-3”型是美国列装的唯一陆基洲际弹道导弹。